首页 > 奇闻趣事 >

记者卧底传销窝点 8天7夜被轮番洗脑

时间:2019-03-11 19:15:29
核心提示: 在传销窝点的这个沙发上,每天都会有一对一洗脑式座谈,一旁的黑衣男子负责督导。 传销人员给记者洗脑时,手绘的五级三阶制图表...
\

在传销窝点的这个沙发上,每天都会有一对一洗脑式座谈,一旁的黑衣男子负责督导。

\

传销人员给记者洗脑时,手绘的五级三阶制图表。

\

扫码观看新京报“我们视频”:8天7夜卧底合肥传销窝点 35人轮番洗脑

去年11月,河南丁女士被以招工的名义诱骗至安徽合肥一传销组织,遭遇轮番洗脑后,被骗走13800元。今年1月,记者通过引荐进入这个自称“1040阳光工程”的传销组织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该组织以家庭为单位,分散在不同的居民房内,以不限制人身自由为特点。在8天7夜的暗访体验中,先后有35人轮番对记者一对一洗脑,传销者们声称不买卖商品,交69800元,就可以排队领取1040万元。并称“生意”能让自己翻身、改变家族命运,甚至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也全都靠它,“保守估计在合肥的成员不下百万人”。记者离开该传销组织后向警方报案。

2月26日,合肥市瑶海区打传办根据记者提供的传销窝点地址展开调查,至晚10时,两处窝点人去楼空,另两处窝点发现9名传销人员,目前已全部移交当地经侦部门接受调查。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显示,与“1040阳光工程”相关的案件多达数百起,多名涉案人员因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。

“车轮式”洗脑后再谈“生意”

“我到现在都考虑不清楚,我自己咋会想起来把这个钱直接给人家打过去。”回想起自己的经历,河南省的丁元(化名)仍会埋怨自己。

去年11月,她被朋友以招工的名义诱骗至安徽合肥一传销组织。遭轮番洗脑后,丁元陆续缴纳13800元。

丁元介绍,该传销组织分散在不同小区的民居房内,“成天不干活,今天我跟你聊天,明天别人来跟我聊天,天天就是这个。”丁元回忆,每天至少4个人一对一跟她座谈。

今年1月13日,通过引荐,记者前往合肥,进入该传销组织。进入前,该组织承诺给记者的司机工作被搁置不提。“我先带着你去了解一门生意。”当天下午,一名中年男子开始带记者串门,“要不是有引路人,你今天根本了解不到这个生意”。

与丁元遭遇如出一辙,记者每天都被带往不同的“两室一厅”串门,一对一地座谈。

“像你今天了解的这个生意,它的名字叫‘连锁经营业’,我们这个生意是不买卖任何商品的……投资69800(元),挣的是1040万(元)。”女传销者伍某称,投资越多,挣得越多。

她介绍,这门生意之所以能赚钱,是因为“有一个非常公平公正的奖金分配模式,叫五级三阶制”。记者了解到,所谓“五级三阶制”,指的是五个级别,三个晋升阶段。“首先是实习业务员,然后是组长、主任、经理、高级业务员,高级业务员在这里统称为老总。”她介绍,想晋升,每人要寻找3个合作伙伴,也就是发展下线。

在随后的8天7夜里,共有35人与记者座谈,大部分是一对一,每人至少讲一小时。在此过程中,记者基本只是倾听,不需要讲话。

前三天,该组织人员反复强调,“连锁经营业”并不违法,行业内每个人都拥有手机卡、身份证、银行卡。为确保记者能够用心,同屋居住的男子会根据每日的座谈内容,提供24道简答题,要求记者背诵,茶余饭后,不断提问。

“第四天,也就是你(开始)正儿八经地了解这个生意(的时间)”。在传销人员范某口中,加入组织前三天都是国家在筛选人,筛选不通过的人“早在前三天就被吓跑了”。

传销人员一再承诺,这门生意“稳赚不赔”:“只要参与今天这个模式,每一个人都会拿到1040万。”不过记者向多名传销人员提出,想看他们收入的短信提醒,以及去看看拿到1040万的人过的什么日子,均遭到拒绝。

“红头文件”和“老总”约见

为证实自己是国家项目,该组织称,自己有“红头文件”,分为“一动”和“一不动”。“一动”是百元钞票,纸币上的各种数字是暗语。“你看在这张钱上有6个100,说明老总有600个人的份额。老总又要我们发展29个人,你再看这个钱图案上,数一下是不是29个点啊?”

“一不动”则是指合肥市政府大楼。该组织派了两名传销者,开车专门拉着记者在合肥市政府大楼外绕了一圈。途中他们称因为行业隐秘,要求记者不得拍照,不得往外掏手机。

传销者称,合肥市政府大楼就是一本无字天书,专门为“连锁经营业”而建。“你看这栋双子楼,它所有的玻璃加起来是1040块”。传销者暗示,玻璃数代表在该组织能挣1040万。

该组织内人员反复强调,“连锁经营业”利国利民又利己。“人家美国运用这个模式已经100多年了,为啥美国成为世界霸主,就是人家运用了这个模式。”但所有介绍的内容,传销人员都没有说明任何来源和出处,也没有拿出任何书面资料予以佐证。

1月18日晚,记者进入传销组织第六天,被组织三名“老总”约见,见面地点为咖啡厅的一个包间内。

“我们三个也是受国家委托,和你考察今天这个生意,需要有5到7天的一个流程。”三名“老总”轮番告知记者,“连锁经营业”不容错过,进入该生意需要交的69800元,一定要想办法筹到。

“弄钱的时候……你必须得找好方法才能说。你可以说,你处对象了,或者咋了,都可以。你不能说我刚看了个项目,投资69800(元),你给我打7万块钱吧。”在筹钱等方面,对方要求记者不要对任何人提。

1月20日,由于记者称筹不到钱,被传销组织要求离开,对方一再嘱咐,“你把这个生意看完了,自己明白就可以了,在家不要随随便便给谁乱说”。

两传销窝点9人被移送经侦部门

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,与“1040阳光工程”相关的案件多达数百起,多名涉案人员因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。

公开的判决书显示,此类组织大多以“阳光工程”“1040工程”等为名,要求参与者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,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,引诱参与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,骗取财物,扰乱经济社会秩序。

2月1日,记者前往当地合肥市瑶海区城东派出所报案,反映记者暗访发现,该辖区存在传销组织。派出所民警告知,会将情况上报派出所所长,同时将组织联合打传办,找传销组织所租房子的房东,“最好是年后有现场,抓个现行”。

2月26日,合肥市瑶海区打传办根据记者提供的传销窝点地址展开调查,至晚10时,两处窝点人去楼空,另两处窝点发现9名传销人员,目前已全部移交当地经侦部门接受调查。

“南派传销的几大特点,该组织均符合。”反传销组织人士向记者归纳,南派传销有四大特点:通讯自由、以家庭为单位、人身自由、一对一洗脑。

与此同时,该传销组织符合《禁止传销条例》第七条中关于传销的定义:“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,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,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,牟取非法利益的”。

合肥市瑶海区打击传销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张先生介绍,如发现传销者,有30名下线并愿意指认传销头目的,将移交经侦大队,“只有两三人的话,只能说服教育,并遣返回原籍”。张先生表示,根据《禁止传销条例》,传销证据确凿,将对房东予以5万元处罚。

本版采写、摄影/新京报记者

上一篇:在义务教育、基本医疗、住房安全和安全饮水这四个方面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推荐专栏